湖南长沙同志-潇湘情缘

同性恋要孩子的方法很变态

老白今年 31 岁,深圳人,从 2014 年开始,他与朋友访问并整理了一批同妻、同夫、同孩的自述,取名《柜中人的夫妻子女——同直婚姻受难者记录》,并在网上四处发送,希望起到“直人预防骗婚,同志放弃骗婚”的警示作用。

然而坚持了三年后,他却逐渐停止了这件事的推进,整理成文的故事也停留在第 25 个。

他身后的社会现实是,据统计,中国 MSM(男男性行为者)占男性人口的 3%~4%,其中 23.6% 是已婚人士。这些利用传统婚姻掩饰自己的同性恋群体,以及遭遇骗婚的妻子、丈夫,站在了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前线。

“谁是受害者?”这是一个无法轻易回答的问题。这位自发行动、奔走多年又最终选择“放过自己”的志愿者,他的经历可能可以为你提供这一问题的另一番视角。

1.jpg

2015 年,从事公益一年的老白参加香港同志万人大游行

以下是他的自述:

你肯定要问我为什么后来不想关注这个问题了?因为随着了解越来越深入,我深刻感觉到这是个无解的问题。

这里面的人…...只能说都挺丑恶的,就像同类相食一样,互相算计,巴不得随时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。骗婚者、父母、被骗婚者、被骗婚者的父母、关注这个问题的人,很多目的都不单纯。

“第一次访谈就让我诧异,

老太太使出浑身解数只为得到个孙子”

最初想做这件事是 2013 年,我 26 岁,身边有个哥们,双性恋,他结婚了。一个从高三认识快十年了的哥们,结婚后就把我们都拉黑了,跟我们断绝了联系。

我对骗婚特别反感,不同意有人以“同志也有婚姻权” 为理由,将隐瞒自己的性取向换取结婚这件事情合理化。这是彻彻底底违背良心的。

第一位访问对象是个老煤矿女工,善姐,她讲的是工友的故事。其实接触多了我发现,煤矿工人的一些共通特点——没有很高文化、社会关系单纯——正是很典型的一类同妻特点。

这位大姐中专毕业,毕业就结婚,二十岁就怀孕。当时觉得这个男孩是正派人(就是没有亲密的行为),结果她一怀上孕,男人就不回家了。

孩子生下来后,婆婆老骂她,逼她离婚。这时候丈夫说,要不先假离婚敷衍婆婆,然后再复婚?她同意了,并协议孩子给男方。从此走上了不归路…...每次去看孩子,都是被婆婆打出来的。

这个故事的细节让我诧异,虽说我对同妻遭遇有了解,但没想到家长竟然这样大力配合…...普遍的情况是父母一旦逼迫孩子结婚了,就希望孩子能弄假成真。而这个母亲目的性更强,她知道孩子不可能和女方过下去,但还是使出浑身解数要去得到一个孙子。对这个婆婆来说,比起“儿子同性恋”,更可怕的是儿子没后代。

这只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故事,这份固执就已经让我浑身发冷。这个家庭的问题其实是婚姻中很突出的一种,触发点不在同性恋。在这如果把“同性恋”这个因素略去,依然是妈宝男、傻白甜媳妇和强势婆婆的问题。


这些年各种活动留下的纪念品

还有骗婚的人自身人性丑陋的,这就更多了。2013 年我碰到一位同夫,女友始终不愿意领证。他们由相亲结识,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,然而女友先是将一对拉拉情侣介绍给他认识,又坚持与其中的 “T” 同住酒店房间,最后同夫发现了她们间的亲密聊天记录。经过追问,女友称对方喜欢自己,但自己并未答应,随即委屈大哭,他也就心软下来。

到了结婚前夕,女友坚持要先办婚礼再领证,蜜月时又告诉他自己不想要小孩,最终在婚礼全部结束后,向他坦诚了自己是女同。在此之前,女友还要求拿他 2 套房子的房产证贷款,给自己父亲投资房地产。“幸亏当时是新房,房本还没下来,要不我连房子都保不住了。”

请允许我不客气地说,这个女孩完全是个自私自利的人,而男方一直在忍让和自我欺骗。从结婚不领证开始男方就应该警觉了,因为觉得骑虎难下(也就是丢面子),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结婚了。这些本来是可以避免的,却在大量的实例中不断发生。

随着了解深入,我发现婚姻关系外的人,也会因为各种利益掺杂进来。比如很多同妻群是不接受男性加入的,理由是“骗炮”。有一群反同男士,他们也很关注同志骗婚,不是因为善良,而是因为被骗过婚的妇女,很多会降低择偶标准,一方面心灵创伤干扰了判断能力,另一方面因为离婚自我打折。

这个世界真的是猎食动物的世界,出去虎穴还要小心别被叼进狼窝。就有打着义工幌子的男性,对同妻趁虚而入,台词是“我不嫌弃你”。

有时候猎食的双方还会转换。少部分同妻、同夫不是弱者,ta 在知晓情况后同意形婚,最后却拿公开性取向做威胁,向同志勒索。这又是另一种恶了。这么说吧,普通婚姻里一切可能发生的坏事,这里面都可能发生,然后还比普通婚姻更坏的可能。

“如果继续整理下去,

我应该会抑郁症复发”

整理同异婚姻的故事,前后差不多有三年。我的初衷是觉得,有必要让大家,尤其是未婚直人和年轻一代同志了解真实的同异婚姻,以减少未来的悲剧。

而如今,我和当年那些百度同妻吧帮助我搜集故事的人,都已经远离了这个话题。大概是从同志和反同群体中收获了太多的攻击,大概是我们心性磨练的还不够吧。从积极搜集故事、传播,到不想再做这件事,有一段挺长的时间,中间也发生了挺多事。


这是我的小彩虹旗

围绕骗婚这件事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动机。2013 年夏天,一位疾控中心的大夫接受了我的访谈。他讲了这么一件事:

这周我这查出一个 HIV 感染者,他是和自己的男朋友一起来的。老婆怀孕 7 个月了,问我怎么办。

他 4 月 30 日高危,5 月 20 日初筛阳,可以知道明确的感染时间,老婆回老家保胎了,所以确定老婆没感染。

哎,我真的没办法出主意。我说,如果你是我的弟弟,我建议瞒着妻子至少生下孩子再说,但至少要忠实妻子,离开同志圈。如果你妻子是我的妹妹,我一定让她孩子打掉,立马离婚,这样的婚姻对孩子也没一点好处。

但最终,我也只能说,你自己决定吧。

这两天,我觉得挺对不住他的妻子。感染者有通知配偶和性伴侣的义务和责任,我们疾控现阶段没有权利通知。国家要求我们保密,不能直接通知他妻子,心情不好。

有些同志确实人很好,素质很高。但有的,尤其在结婚生孩子这方面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唉,没法说。

现实就是这样,很多人也许知道你的丈夫、妻子是有问题的,但不会或者不能主动告诉你。所以结婚的事真的要很谨慎。我只能说,这种不健康的、繁殖指向的婚姻观念,害了很多人。

还有人编造自己是同妻,只为了在网上博取关注。当时我发现了比较多假装同妻的情况,后来同妻吧一部分管理人员就对我有些反感。有一部人觉得核实信息并不是最重要的,认为我是故意要黑同妻,证明骗婚的同志少。

做公益有个“五年定律”,就是投入度高的义工或者志愿者,每五年就基本会换一拨人,因为精神压力太大了。大部分人到后来会觉得“老子明明是做好事,为什么压力那么大还要受委屈,算了还是轻松一点吧。”确实是这样,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,帮助别人的同时,保护自己也是很重要的。

在这段经历中,我见识了收治同性恋的精神病院,看到骗过婚的同性恋劝别人也去骗婚,还有一个出柜的拉拉,父母亲爱护她,怕她受委屈,有两套房子就先给她一套,意思是她无依无靠,得有个窝……亲戚就讲闲话,女儿不结婚还给她房子。小儿子也认为父母应该给自己一套房子,结果老两口 60 多岁租住在臭水沟旁,几个平方的房子里……

真的,我本来是打算永远更新下去的,但是看来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 2016 年的时候,我决定,以后不会再搜集新的资料了。


这是我一直在吃的抑郁的药……我觉得继续整理下去应该会抑郁症复发

“每个人都在为别人活着,

学历、地位都没用”

对我个人而言,有一件事跟我整理这些故事是平行的,也影响了我对这些问题的认识,那就是出柜。

我开始搜集故事时还没出柜。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思考,我要怎么才能抛弃自己的爱情,然后去结婚。这个问题时时困扰着我,因为从小到大,好像没想过有不结婚这个选项。就像我中学谈过女朋友一样,就大家都有女朋友,觉得自己也该有。

我为什么要结婚?我想了半天,没有找到一条需要和不爱的异性去结婚的理由。

这让我意识到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名为“做人必须”的魔鬼,当你问他一句:为什么?他就失去了力量,立刻原地爆炸了。

当时我 27 岁了,已经有一个女孩子在跟我相亲,她对我很满意。但我还是决定斩断跟她的联系,我和我妈大吵了一架。她后来选择给我写了一封信,内容如下:

儿子你好!

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,我也希望是唯一的信,作用母子我们不能心平气和地当面沟通,而需要通过写信来将我要讲的话强加给你,我感到很难过,也很失败。

……

你需要的是一个关心你爱你的伴侣,可以一生一世享受爱,享受关怀、享受扶助,享受性。人生苦短,一眨眼几十年就过去了,不要把自己包起来,用各种理由说明自己与众不同,鲜花在阳光下轰轰烈烈一生也没有不安全,寄居蟹躲在壳里也不能千秋万代。

......

妈妈

2013年3月14日

我妈是 50 后第一代大学生,现在是大学的硕导,后来我出柜后,她不需要太难就能接受同性恋不是变态的事实(当然,她为难的是社会的歧视)。但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这样的亲人和生活环境,即使你不是同志,而是被骗婚的那个,也是一样。

有一个小镇姑娘,以第三人称的方式接受我的访谈。她提到了为什么不敢离婚,不敢公开。因为在她们那个小镇里,离婚就是很大的丑事。如果公开说因为老公是同性恋,但周围的人其实并了解同性恋群体。结果就两种,一是对方倒打一耙,说她不能生孩子,或者出轨,这样就扯不清了。二是大家觉得她跟“变态”结过婚,没准得了病。不论哪种都会对之后的生活产生影响,可能以后再结不了婚了,所以不能公开。

还有一个来自农村的同妻受访者,知道老公是同志后“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”,并在两个月后离了婚。然而当她回到老家,父母要求她拿出离婚分得的存款,给弟弟娶媳妇。加上从小因为重男轻女而受到的不公待遇,那一瞬间她觉得理解了丈夫,“原来,我们都在为别人活着。”

她在自述里写道,自己已经原谅了丈夫,“因为我知道,世俗观念对于人的压迫有多么可怕。说到底,我们受到的压迫是一样的。如果我们的社会能够公平地对待女人、对待同性恋者、对待所有的人,没有歧视、没有压迫,或许我和俊飞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。”

这位出身农村的同妻是受过教育的,她还于 2009 年、 30 岁时参加了自己的研究生入学典礼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接受访问的同妻同夫中,文化水平不低的很多,但不是每个都能认清现实。有一个同夫是归国的双博士,四十多岁了,没有智能手机。当他讲述经历时,就展现了与学历不符的“傻”。

例如他老婆说“怀上孕再领证”,真的怀了孕后,老婆去医院检查从不许他去,不然就又打又骂——他觉得是老婆怀孕心情不好。两人撕破脸了之后,他还认为对方有可能回来和他好好过日子。他不让我发他的故事,是因为觉得老婆看到会发脾气,因为他们有孩子了——但其实他都一年多没见过小孩了。


电影《明天记得爱上我》,任贤齐的角色有范晓萱饰演的贴心妻子和可爱的儿子,却还是在 40 岁的关卡重新陷入同志身份的挣扎,家庭、孩子并不是万能的麻痹药

“同性恋群体的道德素质,

不会比全中国人的平均素质高”

随着了解深入,我发现我没法把这些事情视为单纯的“骗婚”问题。因为骗婚这件事,就像一面镜子,反映出社会上方方面面的丑恶,这些丑恶在其他事情上也存在。所以我变得有点悲观,我发现这个问题是无法完全解决的,就像这个社会不会变成完美的一样,只能得到有限的改善。

但是大部分直人不是这么想的。他们觉得现在的婚恋文化很正常,没有问题,希望在不反思婚恋文化的前提下,能解决骗婚的问题。而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。

说一个小事,但是很见人心:我发现许多同妻和女性志愿者都不愿意接受双性恋的存在。甚至有同妻明确知道了丈夫在外也有女小三,还固执地说那是她丈夫打的掩护。

同妻同夫有个心理障碍,他们不敢把骗婚这个问题等同一般婚姻里的婚内出轨看待。2013 年,一位双性恋丈夫的妻子向我倾诉,她发现丈夫有固定的伴侣,都是文气的年轻男人,也知道他养他们。直到一年前,她发现他还养着一个年轻小姑娘,“他对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也感兴趣,或许他还有扭转性取向的可能?!”

可最后她还是发现,不管多努力讨好他,他的心都回不来。这位妻子婚后就没踏上过社会,离开丈夫的经济支持,又觉得害怕,孩子还要培养。她只好妥协,一次次在亲戚、孩子、同事面前维护他的形象。

在丈夫没有正确婚恋观的前提下,双性恋的妻子会比同性恋的妻子更加可怜且更易受蒙蔽。并且在了解实情之后对妻子又是一重打击:哦,你不是不喜欢女人,就是不喜欢我。妻子会觉得自己毫无魅力,从而自尊自信受到摧残。

维护婚姻的人,观念是比较传统的。而我们的传统观念刚好是姑息出轨的,特别是男性出轨。大部分人还是更希望把骗婚孤立地去看待,不愿意承认骗婚问题是主流婚恋观问题的一个集中体现。这是我这些年观察到的。

就像一些人不承认打老婆是犯罪,会拼命辩解打陌生人和打家人有本质区别。骗婚也一样,总有人辩解没有感情的异性婚姻和骗婚有本质区别。实际上没有感情的婚姻中必然也存在欺瞒,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。

同性恋是一个客观形成的群体,不像宗教信徒或者知识分子那样,是一个认可某种规则的群体。这就意味着同性恋群体的道德素质不会比全中国人的平均素质高,既然全国人民是婚恋观就这样,那就意味着大部分同志也会是这样。一个盐碱地的稻子长得不好,里面有几颗麦子,一样也会长得不好。

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只能改善,短期不能解决。这个改善就是指教育了,完善的性教育、合理合法的婚恋教育——这目前是缺失的。


这是我和爱人新年出去度假,晚上在海边拍的。我觉得我做的事就像是夜里在沙滩上行走,没有人看到,也不会留下痕迹,但毕竟走过了

虽然我不再收集故事,但我的微博置顶一直是这篇《柜中人的夫妻子女——同直婚姻受难者记录》。我以前没有买会员,为了这个置顶买了。平时只要认识有影响力的人,我都会请别人传播。我不会说我有什么功德,会上天堂。反正一年一百多块钱,我觉得很值得,也是我可以做到的。